学历史的何以人才辈出?--看福布斯中国大陆首富排行榜有感

时间:2012-03-09浏览:24

  

   中国高等院校的专业中,历史系恐怕是最传统、最冷僻、最不受学生欢迎的系科之一了。这些年高考时,学子们都纷纷填报计算机、财贸、金融等时髦而热门的专业,有的无奈被历史系录取,也千方百计地转学换专业。原因很明显,历史系毕业的学生不吃香,或者当老师,或者搞研究,再或者就是改行了。 
然而,当年抱着同样想法的我,近年来却渐渐看出了历史系的价值,甚至为之感叹不已。我是早年的杭州大学法律系学生,一直也有些自以为是。可是,在我们同批毕业的文科毕业生中,做了党政机关领导或大中专学校校长的则以历史系学生居多,有的甚至陆续在中央国家机关和省市级机关担任了重要职务。和我同期毕业的学生中,杭州大学历史系的王旭烽女士成了中国文坛上大名鼎鼎的女作家,还是浙江省唯一一位茅盾文学奖获得者。还有近来名气渐渐攀升的青年作家汪宛夫,居说也是杭州大学历史系的学生。他的《机关滋味》与王跃文《国画》并列为中国官场文学的代表作,汪被加拿大龙源国际书网及《京华时报》等各大媒体称为“中国当代官场文学的代表作家”。最近,《机关滋味》还被评选入“中国十大经典反腐小说”,其后劲十分看好。被视作“古董行”的历史系连出作家,令中文系的才子们大跌眼镜。 
好戏还在后头。近日全国各大媒体爆炒了“2002年福布斯中国大陆首富排行榜”,富豪们公布的学历更是令人吃惊。在浙江省入选的13位富豪中,竟然有两位是杭州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。--一位是南都集团老总周庆治,一位是绿城集团老总宋卫平。两位商界巨子被美国人选入福布斯排行榜,使历史系学生的价值进一步飙升。 
冷僻的历史系,何以人才辈出,能在政界、文坛和商界纵横捭阖、叱咤风云?这一现象着实令人深思。 
其实,历史系看似“古纸堆”系,实质上是个跨学科的“全能”系,是个素质教育的“先驱”系。四年的大学和二十年的工作生涯使我深深感觉到,我们的大学专业分得到死,法律就是法律,哲学就是哲学,中文就是中文,而且越学到后面越专、越深,法律就是某一个种类的法律,哲学就是某个门派的哲学,中文也是某个阶段的中文,其他理工科更是精而又精。而历史系却不然,中国自古以来就是“文史不分家”,其实是“文史哲不分家”。历史书籍里面包括了历史、中文、哲学甚至其他各种门类的学科,真是博大精深。一个优秀的历史系学生,在不知不觉中遨游于多种门类的学科,获得了比其他专业学生更为广博的知识。另外,在大学毕业以后,由于其他系科的学生比较容易分配,而历史系的学生往往受冷落,被分解到大中专院校、新闻媒体以及党政机关工作,广博的知识与新鲜的工作环境相结合,锻炼了卓越的才干和思维。著名作家王旭烽从历史系毕业后,先后在当过报社记者、幼儿园教师、博物馆讲解员,直至拿下了万人瞩目的茅盾文学奖。当年杭州大学历史系的大才子汪宛夫,竟然被分配到了浙西农村某农场,后调入县机关一干就是十年,正因为深知基层民众冷暖、对官场了如指掌,才将官场小说写得出神入化,活灵活现。周庆治从历史系毕业后,在温州市政府做了10年的政策研究员,后到南方从事电子产品和石油贸易,获得第一桶金后再回到杭州从事房地产开发。现在他的南都集团已于前年在新加坡上市,公司有1500名员工,旗下有一家期货投资公司和六条高速公路。因绿城足球队而名扬四海的绿城集团老总宋卫平,从历史系毕业后做了6年的教师,后去南方闯荡,再到杭州、上海、北京从事房地产生意,其去年的销售收入就达1.1亿美元。 
历史系人才辈出,无疑是一件好事。它启迪我们,大学教育不能分得太死,应该尽量多喂“粗粮”,少用“精粮”,否则容易造成“营养不良”。另外,毕业以后也不能“在一棵树上吊死”。近段时间听说,复旦大学学生入校后,可以第二次选择专业。其他一些地方的大学也正在尝试先入学后选专业的做法,我们相信,这种教育模式必定会更加有利于人才的培养,而中华民族的复兴,也正是需要大批量的复合型人才! 

来源:《光明观察》2002/11/4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